法国影后凯瑟琳-德诺芙:法兰西最后的华丽(图)

七月三十日晚18:30 《世界电影之旅》带您一同走近法国影后凯瑟琳·德诺芙(Catherine Deneuve)

“快乐这个词,我用的并不多,我想我拥有很多快乐的时光,但是快乐并不属于我。”

同凯瑟琳·德诺芙近距离接触是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她前来接受电影节颁发给她的“杰出艺术成就奖”。眼前从荧幕中走出的这位年过六十的重量级女星,为“雍容华贵”作出了最现实的注解。

《世》:我曾经去法国做过一期有关于法国女人的纪录片,所有的人不管是老的还是年轻的,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认为你是法国女人的代表。

凯:真的吗?我想这是一种恭维,让人听起来非常高兴,但是我在法国待了很久,所以我想我是法国的一部分,我是巴黎的一部分,因为我在那儿待了很久为了工作。

凯:我是说拍电影,因为我并不认为拍电影真的是一种工作,是的,拍电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世》:很多人都很好奇,你永葆魅力的秘诀是什么,你现在在电影圈还是非常活跃的演员,而且现在仍然还在拍戏。

凯:在我不拍戏的时候,我并不是非常的善于社交,只有在非常特别的活动当中我才会出席,我从来不做电视节目,从来不上脱口秀节目,我生活当中非常的低调,并不是为了避免什么事情,我很注意去保持这种生活方式,因为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不会生活在某些限制下,我只是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是一个有自己生活空间的人。

凯瑟琳·德诺芙出生在一个电影世家,父亲莫里斯·泰纳克和母亲蕾妮·德诺芙都是演员。在父母的引导下,她13岁就开始接触电影。第一次拍戏是在导演安德烈·胡奈贝尔的电影《夕阳女孩》里客串了一个角色。在那之后,凯瑟琳在一些小制作的影片中出演了不少角色。直到二十岁那年,因为主演了雅克·德米执导的音乐片《秋水伊人》让她声名大噪。

《世》:你在中国有很多的影迷,在这之前我在网站上搜索了一下,搜到很多你的影片,接近100部。

凯:我想那并不是一种成就,因为当你还是一名演员还在工作的时候,就无法谈到成就,但是我感到骄傲的是我确实很努力的在工作,我确实很想和某些导演合作,还有我比较幸运的是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遇到了非常棒的导演们。我想作为一个年轻演员非常重要的就是在你很年轻的时候碰到很好的导演,那真的是非常的有帮助。

导演雅克·德米让凯瑟琳·德诺芙尝到了成功的喜悦,而另一位导演路易斯·布努艾尔则把凯瑟琳带到了国际影坛。布努艾尔的代表作《白日美人》获得了第三十二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至今这部影片仍然被公认为电影史上的经典杰作。影片的成功为凯瑟琳·德纳芙确立了国际地位。

凯:不是,因为我每一次看到一个电影,看到一些角色的时候都会非常的激动,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我打开一本书我就会非常好奇其中的故事。我会花两个小时去看电影,我真的很投入的看电影,很多人都说你是一个演员,可能不像其他人那么爱看电影,我说这不是真的,如果一部电影拍的非常的棒,我会非常的喜欢,我喜欢荧幕上的每一个人。

凯:是的。生活里什么都有,有泥土,金子,石块,水,还有欢乐,有你厌恶的事,像水里有烦人的水草,生活也是这样,你得接受一切,学会从生活中寻找最大的乐趣。

成为国际巨星后的凯瑟琳·德诺芙通过越来越多的影片,让法国人民也开始为她感到骄傲。法国人在1995年选择了凯瑟琳·德诺芙,作为自己民族最有代表性的女人,用她的脸型来翻修一尊建于1989年的、纪念法国大革命200周年的玛丽安娜雕像。她同时也是继碧姬·芭铎之后被选为法国硬币和邮票上的玛利安娜头像的模特,代表了法国人民的公众形象。

凯:我非常自豪,因为玛丽安娜是共和国的象征我的形象印在邮票上有一段时间,然后我就成了玛丽安娜。

凯:是的,但是我发现很多事情都是一种贵族艺术,我想人们从事艺术工作或者是艺术家都是一种贵族艺术,如果你在做一种事情而且做得很好,我们就可以说它是一种贵族艺术。

凯:因为在我做演员的时候,我是很幸运的,但是如果放在今天你知道现在电影的发展,我不太确定因为现在做一个演员非常的困难,得到机会也很难,至少现在欧洲电影很大程度上都依赖电视,拍电影的钱都是从电视上得来的,在法国拍电影的钱是非常重要的,在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近几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凯瑟琳·德诺芙的银幕形象也开始转变为成熟优雅的中年女性。凯瑟琳最擅长饰演那种外表上毫不在乎,所有的不满都堆积在心里的双重人格特质。在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既高贵又冷感的气质,无论是看她的影片还是和她本人交流,无不让人陷入她那冰山美人的漩涡之中。

《世》:在你的生活当中,你觉得你是一个很平常的人,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大明星?

凯:是的,有不少人看过我,在巴黎看过我,因为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在那里生活和工作,好象没有人问我要过签名,也许在周末的时候有很多来自其他地方的人会发生这种事情,其他的时候因为我要生活,所以我就到处闲逛,我去看电影,我去餐厅吃饭。

凯:不,我经常会避免这些事情,但是有的时候也会排队的,因为我有个卡可以直接进去,这个卡允许我直接进入。

凯:我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时间去做,读书、见朋友、做梦、看电影、去看一些演员,就是简单的生活去追赶生活,就像那些在平时很忙碌的人到了周末就会忙着生活。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我想活着就是最重要的吧。和我想在一起的人一块活着。

导演雷吉斯·瓦格涅:和凯瑟琳合作要自己控制好。在巴黎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自己的生活、儿子、女儿、姐妹、孙子去参加聚会,去看电影,所以非常忙。有时到片场会迟到,她在巴黎真的太忙了,要做自己的事情,照顾自己家里的花呀,树呀。拍《印度支那》到了越南,没有人认识她,那个城市非常小,大家都不认识她,她觉得很自由,自由的去散步,购物,做一个平常的人。另一方面,除了到片场,她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但在巴黎她有太多的事情做。在拍《印度支那》的时候,除了到片场,她没有那么忙,这种情况她可以集中精神。她爱她的工作,她爱表演。

凯瑟琳·德诺芙热爱表演,热爱自己的工作。今年已经63岁的她,仍然一直保持着每年两部影片的工作量。遗憾的是在凯瑟琳的表演生涯中,她从来没有出现在话剧舞台上,虽然在《巴黎最后一班地铁》中曾经扮演过话剧演员。但是现实生活中,凯瑟琳一直对现场观众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对待自己的年龄,她也有同感。

凯:当然,我害怕,我需要更多的时间睡觉,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恢复精神,如果我在一大早上起来的时候,我需要更小心,我非常的害怕,但是这就是生活,但是我不相信你可以说你不在意,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女演员不在意这件事情,但是我不是特别的在意。

《世》:事实上你是同电影史一起成长起来的,你现在看起来还很年轻而且非常有魅力。

记者:那你能告诉我们你永葆青春的秘诀吗,因为很多人都说你是电影史上的一棵常青树。

凯:我不是一个年轻的树,我是一个坚强的树,如果你看到我的妈妈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我的妈妈就非常的强壮,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个很好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演戏中角色应该有的,我想我非常的幸运,我不能说我是年轻的,我不再年轻,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在做事情学事情,享受每一件事情的人,我还会经常为自己遇到的事情而感到惊喜,我想这些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凯瑟琳·德诺芙曾经与许多重要导演合作,演出名片无数,1981、1993年分别以《最后一班地铁》和《印度支那》二度获得凯撒奖最佳女主角奖。是法国影坛当之无愧的国宝级影后。

《世》: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剧本会深深的打动你呢,因为我曾经听说你曾经给《破浪》的导演写过信?

【评论】【影行天下】【收藏此页】【】【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CCTV6《世界电影之旅》:对线)《世界电影之旅》:飞翔之梦 超人归来(组图)

(2006/07/28/ 14:52)世界电影之旅:吕克·贝松的第五元素就是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